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Faron

【独家】私募基金传奇 Creador马企点金圣手




独家报道:萧维旸 说到近两年马股IPO活动,Mr.DIY(MRDIY,5296,主板消费股)和CTOS数字(CTOS,5301,主板科技股)是公认的重磅上市项目。 前者已跻身综指行列,而后者则持续在金融服务领域攻城略池,获投资者大力关注。 上述企业的经营策略、成功哲学简单明了,就是“不断增长”,而这种基因实乃源自大马传奇私募基金管理公司Creador。 把Mr.DIY打造成逾200亿令吉市值的企业后,Creador的名字愈发响亮,甚至被冠上 “点金圣手” 的光环。 目前,Creador手上仍有四张尚未上市的王牌——Loob控股、Bake With Yen(BWY)、大西药行(Big Pharmacy)、Eco Shop,无一不是国内家喻户晓的品牌,故Creador的一举一动,都备受资本市场瞩目。 Creador究竟是如何寻找投资目标?未来又有什么部署?《南洋商报》独家专访其创办人兼总执行长布拉马,窥探他的下一步棋。

布拉马


“不断增长”秘诀 捧红多家名企 Creador拥商业好基因 在2020年10月上市后,国内家居用品零售巨头Mr. DIY(MRDIY,5296,主板消费股)在不到两年内,交出两项令人啧啧称奇的战绩。 第一,是创办人家族成员陈有钦、陈有辉随着Mr.DIY股价飞速上涨之势,身家达到99亿9000万令吉,空降《南洋富豪榜》第11名。 第二,Mr.DIY在去年6月21日,凭着接近240亿令吉市值之姿,挤下手套公司速柏玛(SUPERMX,7106,主板保健股),高歌挺进综指成分股行列。 若问及成功秘诀和商业策略,Mr. DIY的答案总是精简明了——“不断增长”,哪怕疫情造成营运环境荆棘满布,也不肯放弃初衷,而仅是改用小店模式杀出血路。 有什么样的投资者,就有什么样的企业。 Mr.DIY不停追求增长的企业基因,源自上市前的幕后金主——著名私募基金管理公司Creador,和其创办人兼总执行长布拉马瓦苏德万(Brahmal Vasudevan)。 回顾历史,Creador是在2016年注资买下Mr.DIY约5%股权,随后两年则将股权扩大至18%。除了注入资金,该私募基金也把“不断增长”的商业基因,一并注入Mr. DIY的血液里。 事实上,在2018至2020财政年,Mr.DIY均取得双位数营收涨幅;这段时间商店数量的增幅,同样达到双位数。增长,已是Mr.DIY的代名词。 同样的故事,也发生在大马信用报告机构——CTOS数字(CTOS,5301,主板科技股)身上。 Creador是在2014年买下CTOS数字的70%股权,为后者的增长推波助澜。 CTOS数字的招股书这么写着:“过去6年,Creador在推动我们数字解决方案的增长、扩张方面,发挥了至关重要的角色。” 上市后,CTOS数字亦没有停下脚步,而是继续贯彻Creador的理念开疆扩土,在金融服务领域攻城拔寨,例如增持大马评估机构(RAM)的3.5%股权,以及计划出价2.06亿令吉,收购金融科技企业Juris科技49%股权。

擦亮私募基金招牌 Creador究竟是何方神圣?能够一手捧起多家著名企业而且战绩显赫?这得从“什么是私募基金”谈起。 一般而言,私募基金专注于投资私人公司,除资金外,也会带进技术、商业变革策略、业务增长方案等。待投资对象壮大并成功上市,或是被并购而估值水涨船高之时,也是私募基金退场兑现投资回报之时。换句话说,企业飞速增长的高光时刻,少不了私募基金的指点与引导。

走进公众视野 据大马证监会2020年度报告,在投资者承诺金额方面,Creador、国库控股旗下的Xeraya资本、财政部持有的大马创投资本管理(MAVCAP),并列私募、风险投资基金的前3名。 一般上,私募基金的买卖活动甚少进入公众视野,毕竟多数面向私人公司,马交所不会公告,也不会和散户的交易决策扯上关系。然而,随着美国知名私募资产管理者——黑石集团、凯雷集团、KKR & Co的名声愈发响亮,加上国内闪烁着Mr. DIY的成功事迹,大众的视线逐渐延伸到私募基金。 而此时的Creador,更是因为手握Tealive母公司Loob控股、大西药行(Big Pharmacy)、2.20令吉商品零售商Eco Shop、一站式烘焙原料店Bake With Yen(BWY)这4大街知巷闻的品牌,而受到资本市场关注。 Creador如何一步步交出如此亮眼的战绩?未来会如何部署投资组合,并会锁定哪些领域?布拉马瓦苏德万与《南洋商报》面对面对谈并娓娓道来。

Mr.DIY茁壮上市,是布拉马近期的得意之作。

Mr.DIY最耀眼成绩单 这场独家专访相约在吉隆坡的Creador总部。大厅墙上显眼地悬挂着Mr. DIY招牌的油画,画中布拉马和Mr. DIY总执行长王萃仁两人面带微笑,手拎着该店商品并肩而行。 布拉马轻抚着油画说:“我早已知道Mr.DIY可以交出亮眼的成绩,因为他们拥有优秀的管理层和绝佳的商业模式。” 至于Mr.DIY会成为综指成分股的一分子,在布拉马意料之内吗?他回答:“这完全超出我们的预期,从我开始入股,到该公司上市的那一刻,我不曾预料到有这番成就。 归功Mr.DIY管理层 “Mr.DIY无疑是我们在国内最成功的投资项目。”他也将功劳推给Mr.DIY创办人、管理层、商业伙伴和所有员工,“这些人才是最重要的英雄。” 步入布拉马的办公室后,也看见印有Mr.DIY商标的运输车模型,摆放在门前的玻璃柜里。 布拉马和Mr.DIY是投资与被投资者的关系,也是惺惺相惜的商业伙伴。 布拉马游走国内外商界 屡屡被冠上“传奇私募基金经理”的布拉马,是如何步入这个行业? 现年已逾50岁的布拉马,在伦敦帝国学院取得航空工程学士学位后,在1990年回马,第一份工作是英美烟草(BAT,4162,主板消费股)营销执行员,随后到伦敦总部担任国际品牌经理。 在哈佛商学院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,布拉马在1997年加入Astro(ASTRO,6399,主板电信与媒体股),主管策略和营销工作。“那段时间,Astro的用户还少于10万,我们时刻烦恼着如何说服国人为电视节目付费、机顶盒如何定价等,这过程困难重重。” 到了2000年,布拉马应哈佛商学院同学之邀,到印度参与建立私募基金克莱斯勒资本(ChrysCapital)。

打造世界级企业 在克莱斯勒资本的11年岁月里,布拉马频繁往来印度和美国,完成多项跨境投资项目。恰逢印度经济蓬勃发展,克莱斯勒资本也确实取得不俗成绩。 据布拉马忆述,2000至2011年间,克莱斯勒资本的回酬率达到43%,而这归功于提早部署,敢于承担投资风险。 到了2011年,布拉马决定回国并创立Creador。 “那时候,我发现私募基金在东南亚拥有巨大的增长潜力,所以我想把在印度所学,带回大马,并延伸到整个区域。我们不满足于培养大马冠军,我们要打造出世界级企业!”

发掘 观察 评估 3招猎奇无往不利 无论什么行业,名气和信任都由业绩堆砌起来;而在资产管理界,业绩无疑是靠回酬率、投资组合质量来评定。 手握一副好牌的Creador,当初是怎么寻找“猎物”的?


1:发掘优企主动出击 第一策略是主动出击。布拉马说,有别于其他同行,Creador从不守株待兔,坐等别人前来敲门奉上投资机会。“确认自己喜欢什么领域后,我们便会主动登门拜访,即使他们还不需要资金,Mr.DIY项目便是如此。” 他分享此前决定布局零售业后,便设立专案小组研究,以及拜访国内每一家零售商。 “有员工在逛商场时,记录看见的每一家零售店名字,随后设法拜访他们。一年下来,我们接触的公司超过300家。” 当然,Creador不会盲目撒网,而是确保零售店人流不断、商店网络稳步增长后再做决定。“我们也会研究其产品需求、营销策略、竞争环境等。” 同时,该团队也双管齐下和商店竞争者、客户对谈。前者可以提供有关潜在投资标的的行业声誉、业务优势等;商店客户则述说着商店购物体验。这看似辛苦的过程,却是布拉马眼里不可或缺的投资策略。 Creador瞄准的众多行业中,都离不开一个共同点,即“增长潜力巨大”。布拉马得确保那是一个正在增长的行业,拥有亮眼的前景。

避免自然没落公司 “有些行业或公司短期内还是赚钱,但把目光拉长一些,确实正逐步萎缩。摄影器材公司——伊士曼柯达(Kodak)就是很好的例子,随着胶卷市场萎缩,该公司自然随之没落。我们要避免这一类型的公司。” 要公司如愿增长,光砸钱效果有限,于是Creador和公司管理层一同出谋划策,包括贡献营运人才和增长策略,“我们时刻思考的是,若公司正每年增长15%,可否努力把增幅提高至25%?若要达成这目标,应该增聘销售员、推出新产品或解决方案,还是增加分店?” 除了Mr.DIY之外,CTOS数字也是布拉马津津乐道的成功例子。眼见创办家族计划退出,但业务依然潜力无穷,且算是行业龙头,Creador干脆入股拿下营运主导权。 “我们引进新总执行长、财务总监、市场总监等,也推出更多产品及解决方案,如信用评级、分析工具、电子客户核查服务(eKYC)等。销售人员方面,他们起初仅有5至6位,但今时今日已超过150人。 “年营收方面,起初CTOS数字只有约5000万令吉,但我们成功将其推高至1.5亿令吉左右。”

2:观察管理层言行举止 竞争激烈的商业世界里,不乏夸夸其谈、光说不做的企业管理层。为避免误入雷区,布拉马听其言后,也要观其行。 在评估管理层方面,布拉马已制定一张“评分表”,主要为过往的表现打分数。 “许多管理层都会大肆放话未来要如何发展业务,有什么盈利目标等。但若你不去追踪过往业绩表现,你无法了解他们实际上成功了多少次。” 布拉马举例,若一家公司已设下目标,要达到1000万令吉盈利,但最终只赚800万令吉,他便会询问盈利不达标的原因。 “确实很少公司真的说到做到,而Mr.DIY是少数经常达标的公司。每当给出一个目标,Mr.DIY总是带来超越预期的表现。” 他青睐的管理层,是集诚信与能力于一身,缺一不可。“光有诚信,但能力不足的话,公司增长不起来,反之亦然。”

3:评估业绩表现 和其他基金经理一样,布拉马同样看重业绩表现,但赖以评估的指标只有“三板斧”,即营收、盈利、股本回筹率(ROE)。 “许多人会花十多小时来做财务模型,但我只注重一些很简单的讯息。” 首先是营收。布拉马认为,一家理想的投资标的,年营收至少有15%至20%增长。接着是盈利,“营收飙涨的当儿,盈利有没有同步上升?我会关注这点。” 至于股本回酬率,据布拉马观察,大马企业平均每年取得10%至12%,“若公司的股本回酬率低于这平均水平,也就是仅有个位数,证明公司没在稳步增长,而是一步一步摧毁价值。” 估值,也是私募基金必需思考的问题。布拉马说,每一位基金经理都会不停思考,应为投资标的付多少钱。这很困难,因为计算估值并不是一门科学。 因此,许多私募基金都面临着在不合理的价位入场,以致退场时盈利不高,甚至是亏损问题。

丹尼斯马丁(右起)和依祖丁一同为CTOS数字的上市鸣锣,阿齐占(左)在旁陪同。

最难赢投资者信任 创业是举步维艰的过程,而以金钱为本的私募基金行业,主要难点无疑是取得投资者的信任。 在印度大获成功的布拉马,原以为回国筹建私募基金会事半功倍,但现实还是浇了他一头冷水。 布拉马透露,筹建第一支基金时,他将目标设在3.88亿美元(约16亿令吉),“在中文世界里,这也代表了吉祥数字。” 然而现实很骨感,满怀信心的布拉马对外洽谈集资时,扑面而来的是一阵阵的冷风。“我们发现,大家都没兴趣投资在我们的第一支基金,他们总是想着,我们是这一行的新人,团队也刚合作不久,且理念不切实际。” 最终,他们仅为第一支基金筹得1.30亿美元(约5.44亿令吉)。“我们飞往美国、欧洲、日本、香港等,和超过350位潜在投资者对谈。但最终只有35个人点头答应,换算下来,失败率高达90%!就好像你开了10场会议,其中9场是失败的。” 挫折拳拳到肉,但布拉马没有退缩。“失败之际,必须对自己保持信心和耐心。把第一支基金做好后,第二次集资自然会水到渠成。” 果真在两年后,Creador为第二支基金筹得3.5亿美元(近15亿令吉);第三和第四支基金,则个别筹到4.19亿美元(约17.53亿令吉)及5.18亿美元(近22亿令吉)。 “而第五支基金,我们筹得6.80亿美元(约28亿令吉),证明只要我们在初期表现良好,就更容易吸引机构投资者注资。” Creador年均回酬18% 目前,Creador的管理资产规模(AUM)达21.5亿美元(近90亿令吉),年均回酬率则是18%。 至于资金来源,有80%至85%来自海外投资者,包括全球保险公司、银行、大型家族办公室、日本政府基金等。 在AUM方面,Creador算是国内最大私募基金管理者吗?布拉马说:“国内同行还有国家股权公司(Ekuinas)、Navis资本等,我不确定我们是否规模最大。“但我可以说,过去10年我们是国内最活跃的私募基金管理者之一。” 回酬率目标增至20% 投资者投入的每一分钱,都夹杂一层压力,迫使基金经理将资金翻倍增值。已是投资界老手的布拉马,还会否觉得压力排山倒海而来吗?“我们既然拿到外部投资者的钱,就有责任带来理想的回酬。” Creador已设下目标,每年要获得至少25%的投资回酬,而扣除成本后,则为投资者带来18%至20%净回酬。 “过去10年,我们带给投资者的净回酬率都达到18%,算是不负期望。” 展望未来,布拉马进一步将净回酬率目标提高至20%,“这意味着,Creador的投资回酬率,至少要有25%至30%。” 风光背后失败经历 其实,在Creador风光无限的背后,也夹杂着竞标剧烈、投资失败的经历。 首先是竞标碰壁的故事。在2016年,国内知名高端连锁超市Jaya Grocer计划售出45%股权,引来不少知名私募基金问津,而Creador正是其一,竞标对手还有AIGF、TPG资本等。 最终胜利之神站在AIGF这一端,该私募基金以3亿令吉买下Jaya Grocer将近50%股权。 布拉马忆述,当时候Creador确实很有兴趣入股Jaya Grocer,可惜未能如愿。到了去年12月中,Jaya Grocer再度迎来重磅并购消息,东南亚私召车服务龙头Grab,出资买下前者所有普通股和75%优先股。尽管没透露价格,但市场盛传介于15亿至18亿令吉间。 提及此事,布拉马不仅向当初的对手竖起拇指:“这真是一项成功的投资”。 至于投资失败的经历,布拉马则说起Masterskill教育集团的故事。“简单来说,那时候Masterskill的业务已走向瓶颈,正面临下行的趋势。在那段时间,大马教育行业正处于不理想的循环,增长颇为有限。” 最终,投资在Masterskill里的钱全付诸流水,损失约莫3000万令吉。 说完上述事件,布拉马总结:“挫折是人生的一部分,我们的创业生涯,不可能事事顺遂。但庆幸的是,我们的整体投资表现还是理想的,因大多数项目都有好的成果。” 4大王牌向IPO冲刺 把Mr.DIY和CTOS数字推上市后,目前Creador手里的大马投资组合,还有Loob控股、大西药行、Eco Shop、Bake With Yen(BWY)这4大王牌,蓄势待发冲向首次公开募股(IPO)。 大众最为关注的,无疑是Loob控股,因该公司旗下的“Tealive”已是国内街知巷闻的奶茶品牌。 Creador是在去年6月买下Loob控股股权,价格未公开,但市场猜测达2.6亿令吉。布拉马相中Loob控股的原因,也是后者流淌着“快速增长”的基因。 早在2019年,市场已传出Loob控股计划上市,但最终碍于股市波动剧烈,才延后IPO活动。 至于Eco Shop,在2019年中获Creador注资时,旗下商店仅有约100家;而如今Eco Shop全国商店数量已突破200家。 而BWY是在2017获得Creador投资5700万令吉,那时BWY旗下商店只有15家。而截至目前,数量已突破80家。 国内第二大连锁药店——大西药行方面,在2018年和Creador投资的RedCap药行合并后,旗下分店已突破100家。 布拉马说,很期待能在未来数年,将上述公司带向马股。 会在今年推上市吗?布拉马说:“我们认为不会,但在2023年,上述公司中至少会有一家走向IPO。” 在布拉马眼里,任何一家公司都已具备卓越生意模式,“他们都是自身领域的领袖,甚至有机会成为世界级企业。” 科企未来焦点 展望未来,Creador会继续在国内寻找新“猎物”,而科技业是重点目标之一。 “我们会花多一些时间在槟城,包括科技业者、半导体和制造公司。我希望最早在今年,可以在这领域找到新投资机会。” 盘点投资版图,Creador一共涉足5个经济体,除大马外,还有越南、菲律宾、印度和印尼。其中,大马和国外投资组合,分别占35%和65%比重。 未来,Creador也会插旗新加坡和泰国。在布拉马看来,扩大在东南亚的足迹是大势所趋,“东盟有接近6亿人口、印度人口则超过10亿,因此潜藏着庞大投资机会。” 谈及大马市场,布拉马直言,尽管这是他热爱的国家,奈何人口仅有区区的3000万左右,故和其他区域经济体相比,投资机会实在相形见绌。 大马缺积极增长企业 此外,布拉马也认为,大马缺乏积极增长的企业。“换句话说,能带来创新解决方案的企业少之又少。这是本地市场的挑战,希望未来有更多公司可通过崭新、有趣概念来吸引客户。” 中短期内,Creador保持观望等待疫情离去,还是继续采取积极策略? 布拉马说:“2020至2021年,我们投资的金额不少于2亿美元(约8.37亿令吉),算是最忙碌的时间。我们希望可以在这基础上,更快增长。”


original article

https://www.enanyang.my/%E8%B4%A2%E7%BB%8F%E6%96%B0%E9%97%BB/%E3%80%90%E7%8B%AC%E5%AE%B6%E3%80%91%E7%A7%81%E5%8B%9F%E5%9F%BA%E9%87%91%E4%BC%A0%E5%A5%87-creador%E9%A9%AC%E4%BC%81%E7%82%B9%E9%87%91%E5%9C%A3%E6%89%8B

4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Famous Person: 2021 Newsmakers: Corporate manoeuvres

In a business landscape disrupted by the Covid-19 pandemic and its spillover effects, opportunities can still be found. Those who were prepared wasted no time in seizing them. Meanwhile, some were enr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