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Faron

一步步登上大马第二富 齐力管氏“铝”战屡捷

翻开过往《南洋富豪榜》名单,管保强与家族早已是常客。然而,继2020年跃上季军后,管氏在2021年再进一步夺下亚军宝座,可谓成绩斐然。




管氏家族有此成就,归功于旗下公司齐力(PMETAL,8869,主板工业股)和齐力科技(PMBTECH, 7172,主板工业股)股价一飞冲天。 业绩向来稳健的齐力,是铝价飙涨的受惠者;而齐力科技飞涨的原因,市场人士众说纷纭,有者说是金属硅涨价使然,也有者将其挂钩脱碳趋势。 管氏家族的风光,和上述两大金母鸡的表现,未来能否续写辉煌? 经济一片混沌之际,齐力(PMETAL,8869,主板工业股)舵手管保强和家族却再次逆流向上,夺下2021年《南洋富豪榜》亚军。 截至去年12月31日,管氏家族的身家按年大涨39%或82亿令吉,报290亿令吉,顺理成章地从贺特佳(HARTA,5168,主板保健股)关锦安家族手中,拿下第二名,仅次于身家达452.5亿令吉的首富郭鹤年。 若论及身家涨幅,管氏家族更是位居富豪榜之冠,其次是主掌云顶系公司的林国泰家族,身家涨额为24亿令吉。 管氏家族的财富,是来自手上的齐力和齐力科技(PMBTECH, 7172,主板工业股)的股权。 齐力方面,管氏家族手握接近48亿或59%股,以截至去年底的股价,即5.78令吉来看,这批股份价值275.14亿令吉。 排名节节攀升 另一边厢,管氏家族握有齐力科技约1.24亿或57%股,而去年底齐力科技股价有12.28令吉;再合计管氏家族手上的将近5295万不可赎回可转换无担保债券(ICULS)及约2393万股凭单,齐力科技贡献约20亿令吉财富。 翻开历年富豪榜名单,管氏家族早已是常客,相信大众对于他们再度入榜一事不会感到惊讶。但端详该家族近数年排名变化,只能以“节节攀升”予以形容。 在2020年,管氏家族以208.7亿令吉身家之姿,从第九名跃上榜单季军,开始引起资本市场关注。 而到了经济复苏一波三折的2021年,大马首富郭鹤年尚且难逃财富萎缩厄运,管氏家族却能身家暴涨近82亿令吉,再下一城捧走富豪榜亚军。 管氏家族究竟有何能耐?或换个角度思考,手上的“金母鸡”齐力、齐力科技为何能如此光芒四射?





齐力市值一年涨128亿 回顾齐力过去数年股价走势,2018至2020年初,即行动管控令(MCO)落实前,该公司稳定徘徊在3至4令吉左右。 惟到了2020年3月19日,也就是落实MCO的第二天,股价曾挫至2.85令吉的近两年低点。 但随着市场逐渐消化负面情绪,加上市场开始追捧基本面稳健的公司,齐力股价迅速回温。 在2020年11月底开始,该股开始突破7令吉大关,随后继续乘势向上,去年4月16日,齐力触及10.80令吉的高点,在马股里掀起热话。 在齐力完成1配1发行将近40亿3811万红股后,股价调整至5令吉左右水平。而在2021年最后一个交易日,该股收报5.78令吉,市值也按年膨胀128亿令吉,站上467亿令吉;在马股百亿市值俱乐部里的排名,也从第14名,跃上第7名。 是什么原因让齐力备受热捧?一切得从齐力的业务说起。 成立逾30年 称霸东南亚 成立于1986年的齐力,是东南亚铝产品制造巨头,业务涵盖产业链的上游及下游。所谓上游,意指铝冶炼业务。 铝冶炼是齐力的核心业务,占总营收的85%。目前,齐力在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拥有三座冶炼厂,年产量达到108万吨,算是东南亚龙头。 据齐力2020年报,冶炼出铝产品后,其中85%会出口至国外,而越南、韩国、中国、欧洲是主要外销市场;回看国内市场,齐力拥有将近38%市占率。 另一边厢,齐力的下游业务,也就是铝挤压生意贡献大约13%营收。其客户来自建筑、汽车、航天、电子电气产品领域。 如今,齐力在国内巴生、中国广州各拥有一座铝挤压厂,年产量分别是5万及16万吨。和冶炼业务一样,铝挤压生意也是靠海外市场吃糊,中国和英国是主要外销市场;而在国内,市占率同样不低于30%。 业绩稳定增长 翻开近5个财政年业绩,可发现齐力的业绩表现颇为稳定,且有稳步向上之势,毕竟铝的用途太广泛了,大至运输业、建筑业、生产设备的制造,小至包装业和日常用品的生产,都少不了铝的身影。 而到了疫情缠身、工业活动大为放缓的2020财年,齐力业绩也难免略见疲态,营收按年走低15%至74.76亿令吉。 雨后便是晴天。随着疫苗接种率升高,带动各国工业活动重返轨道,加上主要经济体纷纷出手扶持经济,铝价也在2020年中开始回温,进而在末季返回每吨2100美元左右的疫前水平。 截至2021年底,铝价更是飙涨到每吨2933美元,比年初高出48%。 铝价重拾动力的当儿,齐力业绩自然开始展露欢颜。在2021财年首三季,公司营收按年增长41%至76.28亿令吉;累积净利则飙涨1.37倍,报7.45亿令吉。 末季业绩会在本月底出炉。按照铝价走势和产量扩大,市场正期待,齐力会进一步交出亮眼的成绩。丰隆投行研究估计,末季盈利可再创新高,或介于3.3亿至3.7亿令吉;一整年盈利会按年冲高逾120%,报10.7亿至11.1亿令吉。 ESG光环护航 除了铝价高涨,齐力在环境、社会与监管(ESG)的表现,也是股价上扬的一大催化剂。 有别于其他同行依靠燃煤或燃气获得电源,齐力旗下冶炼厂电源,主要来自水力发电。尽管该公司没透露水力发电涉及多少产能,但摩根大通(小摩)今年1月发布的报告给出了答案:是100%。 上述报告写道:“鉴于100%营运来自水力发电,齐力冶炼厂堪称全球最‘清洁’工厂之一。对比之下,中国冶炼业者电源,仍大量依靠煤炭发电。” 齐力早已和砂拉越电力公司(Sesco)签署购电协议,据小摩说法,相关协议阐明,齐力每年电费增幅仅有1.5%,且协议期限为16年。 电力成本低10% “我们估计,齐力的电力成本比同行便宜10%,且算是区域内最低廉之一。” 与ESG理念遥相呼应之余,上述举措不失为稳定成本的护身符。举例来说,即使煤炭和天然气价格剧烈浮动,齐力可幸免于成本攀升的窘境。其次,主要经济体落实碳税后,齐力也可逃过此劫。 除转向水力发电,齐力亦已作出其它ESG承诺,包括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,及在2030年减少30%温室气体排放量。 依靠水力发电固然有ESG光环,但这也注定了齐力在扩充产能方面遭受掣肘。据小摩了解,在2026年前,砂拉越电力公司都不会新增水力发电厂,而齐力也没打算转投非再生电源。 电源限制扩张 换句话说,齐力的扩充计划,需亦步亦趋地跟随水力发电量。小摩也因此估计,未来3至5年内,齐力都不会进一步扩张。 丰隆投行也在去年底发布报告指出,齐力下一波产能扩充计划,可能要等到2026至2027年,因首要之务是解决电源问题。





铝价牛市未结束 业绩和股价经历一波猛涨后,投资者都在关心,今年的齐力能否续领风骚。 若要研究齐力的后续表现,铝价走势是不可忽略的因素。截至今年1月底,铝价已冲破每吨3000美元,算是历史高点,这有否存在泡沫破裂而急速回落的可能? 关于这项问题,各券商似乎乐观依旧。丰隆投行研究认为,未来一年内铝价还会沉浸在牛市中,这是因为各大主要经济体均积极迈向零碳排放目标,尽管彼此设下的时间表不尽相同。 而上述脱碳趋势,会将电动车、再生能源这两大行业推上主流,铝的市场需求与价格,也将受惠其中。 先说电动车。国际能源署(IEA)估计,到了2030年,电动车销量将比2015年高出至少40倍。届时,铝的需求会水涨船高,因一部电动车的平均铝含量约有250公斤,比传统燃油车高出大约70公斤或39%。 电动车需要铝,是因为铝制零部件会比钢制的轻盈不少,进而减轻车辆重量。而电动车重量每减少10%,预计可增加10%续航力。此外,若使用先进轻量化铝造车,大约可节省3000美元(约1.25万令吉)成本。 丰隆投行点出,除电动车外,充电站的建造也少不了铝的身影。 太阳能发展驱动铝需 接着是再生能源领域。国际再生能源署(IRENA)估计,到了2030年,太阳能光伏发电量会大涨6倍,达到约2800吉瓦。而铝是生产多数光伏组件的主要原材料之一。 分析员也了解到,建造一座百万瓦级光伏电站,大约需要19吨铝。“我们认为,未来10年,太阳能光伏领域的巨大增长前景,会是提振铝需求的重要驱动力。” 撇开脱碳趋势不谈,全球工业活动逐步回温,自然也让铝需求趋稳。



中国限产齐力得利 铝需求不断层固然是美事一桩,但齐力究竟能尝到多少甜头? 据国际铝业协会(IAI)的数据,在2020年,中国的铝供应量占全球市场的57%;中国以外的亚洲产量,仍低于10%。而在去年初至8月,中国产量占全球市场的58%,其余亚洲国的市占率,同样还没触及10%。 换句话说,在这波铝价牛市里,齐力可能同样分不了多少好处,但在市场专家看来,中国祭出的限产令,是一大转机。 为达到2060年零碳排放目标,中国政府在去年8月,对新疆5家铝冶炼厂实施限产措施。新疆是中国铝冶炼重镇,占全国供应量两成。咨询公司Aladdiny也透露,中国另一个产铝重镇 广西亦要求减少冶炼厂产量。 在丰隆投行看来,相关政策会造成中国铝产量增长在2021和今年放缓。如此一来,铝供不应求现象或会延续一段时间,这对铝价格和齐力而言无疑是利好消息。 大华继显研究相信,在中国限产令、全球脱碳趋势抑制铝产量的助攻下,供应紧缩将持续至少3年。 3潜在隐忧侵蚀盈利能力 尽管市场充斥着唱好声浪,但齐力绝非无隐忧。小摩提醒,有3大潜在因素,或会侵蚀该公司盈利能力。 1. 铝价不如预期。若中国不堪价格压力,改变态度大幅提高产量或冶炼厂数量,铝价将因供过于求而俯冲直下。另外,铝价居高不下也可能会造成需求方,另寻价格相对低廉的替代品。 2. 印尼正计划在今年禁止出口未加工铝土矿,以刺激该国加工业发展。在铝产品的生产链中,铝土矿算是上游产品,以此制成氧化铝后,最终才加工成铝产品。 小摩担忧,尽管氧化铝未在禁出口名单内,但相关政策上路后,被禁的风险无疑有增无减。同时,该券商也估计,齐力的氧化铝来源中,有70%来自印尼。 3. 氧化铝价格飙升会侵蚀赚幅,而该原材料占据冶炼业务成本约35%。据小摩说法,目前仍有50%的氧化铝采购价格未进行对冲,而这部分成本会受现货氧化铝价格波动影响。


硅价暴涨 齐力科技崛起 管氏家族身家飞涨,齐力科技也应记一功。 回顾近两年股价走势,在2020年初至去年8月底间,齐力科技股价虽正节节攀升,但均属于稳步走高,从3令吉水平拾级而上至6令吉左右。 但到了去年9月21日,该股骤然突破10令吉大关,收报11.86令吉,按日涨2.56令吉或27%。当天交易量将近262万股,和其他公司相比,这当然称不上交易热络,但已是近5年高点。 对此,马交所也在当天向齐力科技发出异常市场交易(UMA)质询,后者则解释,或许是金属硅价格暴涨在推波助澜。此外,未发现任何造成交投热络的潜在事项。 到了10月15日,股价进一步冲高至15.68令吉的近5年高点,随后回吐部分涨幅。在12月31日,该股收报12.28令吉,市值为26.73亿令吉,按年膨胀将近1.77倍。 股价猛然一飞冲天的原因,市场众说纷纭。有者相信,这确实是金属价格暴涨使然。 齐力科技的主业为金属硅、铝衔接设备生产,和相关产品贸易。在2020财政年,这项业务占据61%营收,其余则由铝板幕墙、覆层系统、系统模板设计与制造贡献。 而在去年下半年,受中国缩减供应影响,金属硅价格确实迎来一阵飙涨,齐力科技业务因而受惠。 翻开2021财年业绩,齐力科技首三季营收涨33%至5.43亿令吉;盈利则上扬2.86倍,报4554万令吉。 也有市场人士分析,齐力科技的涨势,和脱碳趋势有关,因前者生产的金属硅,会是电动车锂离子电池、太阳能电池板的生产材料之一。 明日预告:谢圣德“疫”鸣惊人

2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Famous Person: 2021 Newsmakers: Corporate manoeuvres

In a business landscape disrupted by the Covid-19 pandemic and its spillover effects, opportunities can still be found. Those who were prepared wasted no time in seizing them. Meanwhile, some were enr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